大摩全球首席战略师:“4D”时代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

  • 日期:08-26
  • 点击:(895)


《投资者网》郑小林戴伟

8月8日,在中国(深圳)综合发展研究院最新的“综合研究报告”中,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策略师Rukur Sharma表示,目前人口增长率正在下降。在四个因素(4D)的影响下,如衰退,衰退,债务,去全球化,全球经济处于结构性低迷的“4D”时代。

c7eaf4f68a19457fa3e0aa0d81a9376b.jpeg

Sharma是国际知名的金融投资专家,目前担任摩根士丹利的全球首席策略师。他还是新兴市场运营主管和国际知名畅销书作者(上图)。

全球经济已进入“四维”时代

夏尔马指出,包括中国在内的40多个国家的劳动人口(15-65岁)人数正在下降。在20世纪80年代,只有两个国家(阿富汗和索马里)的工作人口减少,人口增长的下降将导致全球生产力下降。

根据联合国发布的报告《2019年世界人口展望》,未来30年世界上大约一半的新人口将集中在欠发达国家,如印度,尼日利亚,巴基斯坦,刚果(金沙萨),埃塞俄比亚,坦桑尼亚和印度尼西亚。换言之,除上述欠发达国家外,未来大部分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可能呈下降趋势。

在夏尔马看来,全球经济衰退有几个主要原因。首先,人员,货物和资本的跨境流动已开始放缓。例如,2007年全球资本流动占GDP的16%,但现在仅占2%,许多行业的集中度正在增加。前四大公司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高,这导致一些中小型公司未能拥有良好的业务,从而抑制了生产力。第三,热钱和低利率太多。效率低下的僵尸公司仍在低利率;第四是技术突破,如人工智能和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。

与此同时,在“四维”框架中,夏尔马强调了债务问题,并表示“世界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一直非常稳定。但随着世界各国债务的增加,人们越来越多地借钱并增加支出从全球的角度来看,这些债务支持了世界GDP的增长,债务与GDP的比率仍在上升,从100%上升到317%以上。“

但他也表示,事实上,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西方国家已经越来越关注债务的增长,因此利用债务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也在放缓。

此外,谈到全球化,夏尔马提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贸易流量开始放缓,人们更加热衷于“建立保护主义障碍”。此外,由于此前的银行业危机和跨境借款的减少,贸易融资变得更加困难。他认为,在全球贸易繁荣之后,全球贸易正在放缓。全球跨境资本流动出现了大幅下滑。

夏尔马对上述“四维”框架的分析,全球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放缓。他引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称,目前只有10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超过7%。这10个国家仅占所有200个国家总数的5%,或者只有5%的国家经济增长率超过7%。

今年7月23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最新的“世界经济展望”季度报告。该报告将今年和明年的世界GDP预测下调0.1个百分点,即今年和明年全球GDP增长率将分别增长3.2%和3.5%。可以看出,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弱。

3ea4de1cf24b72d0545578f68ad2be0c.jpeg

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

谈到中国的经济前景,夏尔马说:“当前的全球经济增长已经放缓,这意味着中国应该谨慎制定增长目标,不应该过高,应该适当调整债务水平,降低金融风险危机。”

例如,在日本和韩国成为发达国家之后,它们的发展速度正在放缓。例如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日本将在2019年增长0.9%(与4月预测相比下降0.1%)。对中国而言,“中国的最终目标是跟上美国的步伐,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。”

与夏尔马对中国经济的乐观情绪相比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17日发布的《2019外部风险报告》表示,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比例已从2007年的10%急剧下降至2018年0.4%,中国的外部头寸基本符合中期经济基本面,表明中国经济增长不再依赖出口导向,而是转向内需。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,自2007年以来,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继续大幅下滑,这是由于主要发达经济体需求疲软,中国制造业技术升级,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以及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所致。服务贸易逆差,反映了中国经济。重新平衡取得了重大进展。

随着人民币汇率进入“七”时代,它最近引起了全球的关注。夏尔马说,人民币汇率长期保持稳定,美元升值也有很大增长。中国人民币也应该升值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夏尔马强调,任何经济学家都会知道中国绝对不会操纵汇率。 (思考财务产出)■